【“書香國網•陽光健康”征文】:《卓有成效的管理者》讀書心得——侯敏

發布日期:2015-01-16 信息來源:華中經貿公司

  《卓有成效的管理者》是德魯克的經典著作,德魯克是經驗學派的代表人物,結合德魯克的管理思想以及經驗學派的方法論特色將有助于我們更全面和深刻地理解和認識《卓有成效的管理者》。對于中文翻譯版,我個人不喜歡“卓有成效的管理者”這一書名翻譯,其主要是基于兩點考慮:其一、德魯克的《有效的管理者》是管理學的經典,將affective翻譯為卓有成效,有將經典降格為暢銷書之嫌;其二、效率(efficiency)和效果(effect)是管理的本質,翻譯為“有效的”即可言簡意賅地表達出管理的精髓。

  一、    經驗主義學派概述

  經驗主義學派以向西方大企業的經理提供管理企業的成功經驗和科學方法為目標。經驗主義學派認為,古典管理理論和行為科學理論都不能充分適應企業發展的實際需要。有關企業管理的科學應該從企業管理的實際出發,以大企業的管理經驗為主要研究對象,以便在一定的情況下,為了把這些經驗傳授給企業管理實際工作者和研究工作者,提出些實際的建議。這個學派的學者對管理理論的研究建立在這樣的前提基礎上:通過對管理人員在個別情況下成功和失敗的經驗教訓的研究,會使人們懂得在將來相應的情況下如何運用有效的方法解決管理問題。因此,這個學派的學者把對管理理論的研究放在對實際管理工作者的管理經驗、教訓的研究上。他們通過對實例或案例的研究來比較分析管理的實際工作者在過去的管理實踐過程中的經驗教訓,從中總結出一般性的結論來向管理人員傳授。

  這個學派的主要代表人物有彼得·德魯克(Peter F. Drucker),他曾擔任通用、克萊斯勒汽車公司等大企業的顧問,其主要著作有:《管理的實踐》(1954)、《有效的管理者》(1966)、《管理:任務、責任、實踐》(1974)以及《動蕩年代的管理》(1980)、《創新和企業家精神》(1985)和《面臨21世紀的管理挑戰》等。歐內斯特·戴爾( Ernest Dale),他在美國和其他一些國家的公司重任管理顧問,并在一些全國性和國際性的公司重任董事,其主要著作是《公司組織結構的計劃和發展》(1952)、《偉大的管理者》(1960)、《組織中的參謀工作》(1960)和《企業管理的理論與實踐》。艾爾弗雷德·斯隆(Sr. Alfred Sloan),其主要代表作是《我在通用汽車的歲月》。威廉·紐曼,其主要著作是《管理過程》等。

  德魯克出生于上世紀初的奧地利維也納。當時的維也納正處于思想學術與文化藝術的黃金時代,涌現了波普、熊彼特、哈耶克等一批學者和思想家,這必然對德魯克的思想和理論產生了深遠而持久的影響,并奠定了其充滿人文智慧和深具洞察力的文筆風格,高瞻遠矚的宏觀思維模式和注重實踐的經驗主義研究方法。

  二、德魯克的管理思想

  本文試圖通過幾個問題的提出,并結合德魯克的幾本代表作,對廣博的德魯克管理思想的若干方面進行評介:

  (一)什么是企業?

  在1946年根據自己參與通用管理的心得撰寫的《公司的概念》一書中,德魯克回答到:“企業的唯一職能便是創造客戶(價值)以及創新。”德魯克對企業的獨特見解是,要想知道企業是什么,必須從理解企業為什么而存在開始。企業的目的必須存在于企業本身之外。事實上,企業的目的必須存在于社會之中。因為企業是社會的一部分。企業的目的只有一個恰當的第一:創造顧客。這句話的意思是:企業是為了企業以外的那些需要它的產品和服務的社會上的人群而產生、存在和發展的,并不是為了照顧投資人和在企業中工作的人們的愿望或利益而存在的。

  由于企業的目的是創造顧客,任何企業都有兩項職能,也僅有這兩項基本職能:營銷和創新。營銷和查產生出經濟成果,其余的一切都是“成本”。營銷是企業獨一無二的職能。企業不同于任何其他組織之處在于企業經營產品和提供服務。任何一個通過經營商品(包括出售服務)來體現自己職能的組織都是企業。這就是德魯克給企業所下的定義。但是,只有營銷一項還不構成一個企業。企業只存在于一個發展的經濟之中。企業是使經濟成長、發展和變革的一種特殊社會器官。因此,企業的第二項職能就是創新,即提供更好更多的產品和服務。

  (二)什么是管理學?

  1954年11月6日是管理學中一個劃時代的日子。德魯克在這一天出版了他的《管理實踐》(The Practice of Management)一書。該書是管理學發展史上的一個里程碑——它標志著管理學作為一門學科的誕生。在此之前,沒有一部著作向經理人解釋管理,更沒有一部著作向經理人傳播管理。正如《追求卓越》的作者彼得斯所說:“在德魯克之前,并無真正的管理學存在。”

  “管理是一門學科,這首先就意味著,管理人員付諸實踐的是管理學而不是經濟學,不是計量方法,不是行為科學。無論是經濟學、計量方法還是行為科學都只是管理人員的工具。但是,管理人員付諸實踐的并不是經濟學,正好像一個醫生付諸實踐的并不是驗血那樣。管理人員付諸實踐的并不是行為科學,正好像一位生物學家付諸實踐的并不是顯微鏡那樣。管理人員付諸實踐的并不是計量方法,正好像一位律師付諸實踐的并不是判例那樣。管理人員付諸實踐的是管理學。”

  (三)什么是管理?

  1、管理的定義

  德魯克指出:管理就是界定企業的使命,并激勵和組織人力資源去實現這個使命。界定使命是企業家的任務而激勵與組織人力資源屬于領導力的范疇,兩者的結合就是管理。德魯克通過“管理”將社會、組織、經理人、員工有機地結合了起來。與羅賓斯對于管理的定義相比較,我們發現一個共同點,那就是都涉及到“成效”一詞,它包括效率與效果兩方面的含義。效率是指;正確地做事;而效果則是做正確的事,合起來就是成效的含義了,即把正確的事做對(Do the Right Things by the Right Way)。德魯克指出最沒有生產力的行為就是高效地做錯誤的事情。這就讓人聯想到了參謀長的四種后選人的類別,參謀長最合適的人選是既聰明又懶惰的,而最不合適的就是既愚蠢又勤快的。

  

  目標實現

  高成就

  資源利用

  低浪費

  手段:效率

  結果:效果

 

  

  2、管理的三大任務:

  德魯克認為管理的三大任務是:(1)實現組織的特定目的和使命;(2)使工作富有成效,員工具有成就感;(3)處理企業對手和會的影響與承擔社會責任。

  (1)設定使命和目標。組織的使命和目標就像是“領航燈”,它是組織存在的原因和目的:為什么組織要做其所做的事情。當所有有關人員了解了組織的使命和目標,以及為達到使命和目標他們必須做出的貢獻時,他們就能夠開始協調他們的活動,相互合作,結成團隊。一方面,在瞬息萬變的世界中沒有人能夠準確地預測未來,而另一方面,缺乏計劃則回走許多彎路,從而使實現使命和目標的過程失去效率。因此,管理良好的組織很少在非常詳細的、定量化的計劃上花費過多的時間,而是開發面向未來的多種可行方案。

  (2)使工作富有成效,員工具有成就感。只有使組織內成員的工作富有成效,并使成員具有成就感,才能保證組織富有實力和競爭力以實現其使命和目標。

  (3)處理企業對社會的影響與承擔社會責任。德魯克認為:組織并不是為了自己而存在。它們只是一種工具,每個組織都是用以執行某種社會功能的社會機構。組織的目標,應該是對個人和社會做某種貢獻。

  3、管理的本質

  德魯克精辟地闡述了管理的本質:“管理是一種實踐,其本質不在于‘知’而在于‘行’;其驗證不在于邏輯,而在于成果;其唯一權威的就是成就!”因此,將所學的管理概念運用到實際工作中去進行管理實踐,才是學習管理的真正意義。

  (四)什么是經理的任務和職能?

  德魯克指出,作為企業主要管理者的經理,有兩項別人無法替代的任務:第一,經理必須創造一個“生產的統一體。”這個統一體的生產力要大與其組成部分的生產力之和。為此,經理要注意克服企業中所有的弱點,并使各種資源、特別是人力資源得到充分的發揮。為了使企業的各項活動能協調進行,他必須考慮到作為整體的企業,又照顧到各個方面的問題,因為這些特殊問題可能是決定性的。第二項任務是,經理在制定每個決策或采取每個行動時,都必須統籌考慮企業的長期利益和目前利益。

  德魯克認為,每個經理,不論他是否意識到,都在執行一些基本的、共同的職能。這些職能包括:(1)樹立目標并決定為了達到這些目標要做些什麼,然后把它傳達給與目標的實現有關的人員;(2)進行組織工作。對組織劃分成較小的項目,以便進行管理;據此建立組織機構,選拔人員;等等;(3)進行鼓勵和溝通工作。經理要利用表揚、獎金、報酬、提拔等手段來鼓勵眾做好工作,并通過溝通信息來協調整個企業的活動;(4)確定標準,對企業成果進行分析,對所有人員的工作情況進行評價;(5)使職工得到成長和發展。經理的工作將影響到職工的才能能否得到發展。

  (五)什么是有效的管理者?

  德魯克對于管理者工作成效性的研究成果,集中地體現在1966年出版的《有效的管理者》(The effective Executive)這部著作中。剛剛出版的《世界管理100年》,篩選出百年來杰出的管理理論與管理方法共66項,有兩項是德魯克做出的,其一就是“有效的管理者研究”。

  德魯克在這本書的第一版的前言中說:“有效性是可以學會的,而且也是必須學會的。有效性不是與生俱來的,而是一種學而后能的本領。事實上,這是一部討論管理著工作有效性的著作。”

  該書再版過多次。德魯克在新版中的前言中,寫到:“關于管理方面的著作通常是談如何管理別人的,而本書的主旨卻是如何才能使自己成為卓有成效的管理者。”他再次談到,卓有成效不是“生來就會”的,要做到卓有成效需要訓練和練習。

  美國的《華盛頓郵報》評論說,該書是一本“給管理者最具有智慧,最具權威和原創性指導的書”。“原創性”指的是什么呢?有不少書,摘錄或引用別人的研究成果較多,而德魯克的管理著作,主要是憑借他多年來從事管理顧問的豐富閱歷和管理實踐經驗的積累,加上他創造性的思維和智慧,結晶而成。

  德魯克之所以被譽為“現代管理學之父”,除了在他以前還沒有人對“管理”進行過系統的、可以形成一門完整學科的研究之外,更重要的是,前人的研究,著重在如何提高體力勞動者的生產率,而德魯克先生所做的研究,轉向了如何提高現代社會中知識工作者的生產率,特別是如何提高管理者的工作成效。其關注的核心是人的多樣化和自由。就企業管理而言,一方面,他認為,經理人是企業最昂貴的資源,資本私有化必須對此高度珍惜;另一方面,他也認為,企業、組織的目的,就是提供一個制度框架,讓每一個平凡的員工都能夠做出不平凡的事。

  (六)什么是創新與企業家精神?

  經過30余年的研究和實踐,德魯克于1985年出版了《創新與企業家精神》(Innovation and Entrepreneurship)。他首次提出了創新與企業家精神為可組織(且需要加以組織)的、有目的的任務和系統化的工作。同時,創新與發揚企業家精神也是管理者的工作和責任。

  德魯克認為,“創新可以作為一門學科展示給大眾,可以供人學習,也可以實地運作,”但是,“企業家精神既不是一門科學也非一門藝術,它是一門實踐。”由此可見,對于德魯克來說,創新和企業家精神具有一致性,即都具有實踐性。

  結合現實生活,在普通人的觀念中,一般認為管理者與企業家是兩種截然不同的人:管理者需要掌握企業管理的基本原理并善于結合具體的環境加以運用;但企業家卻往往具有管理者所不具有的冒險精神、開拓魄力和前瞻性的眼光。德魯克的創新和企業家觀點是否能給我們一些啟示,就我們看來,那就是實踐、實踐、實踐、再實踐,也許我們都能挖掘出我們自身內部潛在的企業家特質。

  (七)什么是變革的領導者?

  德魯克在九十高齡時,寫了《21世紀的管理挑戰》(Management Challenges for the 21st Century)。該書以百年來管理學發展的歷史為基礎,前瞻性地提出了在21世紀人類將面臨的管理挑戰。

  管理學的假設已經、正在或即將發生變化。當我們處在一個快速變遷的時期,我們無法駕馭變革,就只能走在變革之前,21世紀管理最大的挑戰是使組織成為變革的領導者。一個變革的領導者必須具備四個必要條件;塑造未來的政策、尋求應對變革的系統方法、在組織內外引發變革的正確方式、在變革和延續之間求取平衡。

  德魯克認為20世紀鼓勵最重要的貢獻就是將體力勞動者的生產效率提高了50倍之多,在21世紀知識工作者是各類組織最寶貴的資產,管理所能做的貢獻就是必須提高知識工作者的生產力。最后,德魯克指出,人們需要學習“經營管理自己”,懂得將自己放在最能有所貢獻的地方,并學會發揮自己的長處,為組織做出貢獻(這與德魯克先生在其著作《有效的管理者》中的觀點是一脈相承的)。

  通過以上幾個問題的提出,我們對德魯克主要的管理思想和成果進行部分歸納和評價,并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德魯克管理思想發展演進的過程。盡管上述的幾個提問,并未明顯地體現出德魯克管理思想的完整體系,但卻能大致顯露出德魯克管理思想的內在脈絡和承接性。

  三、經驗主義學派評述

  (一)經驗主義學派的方法論

  上面主要介紹經驗學派的代表人物德魯克先生的主要管理思想,從一個側面向大家展示了經驗主義學派的主要管理主張,下一部分將介紹經驗主義學派獨特的研究方法。

  在管理理論的叢林中,各流派的研究方法論可歸納為兩大類:普遍主義方法論和經驗主義方法論。普遍主義者和經驗主義者在管理理論的前提和假設上存在分歧。普遍主義者假定管理學原理適用于一切組織。普遍主義者提出了管理學的基本概念和理論框架。管理過程學派的代表人物法約爾、厄威克等都是普遍主義的代表人物。該學派在提出了管理職能假說的基礎上對管理進行了剖析,提出了管理學的基本概念和基本原則。以法約爾為例,他將企業的全部活動分為技術活動、商業活動、財務活動、安全活動、會計活動和管理活動;再將管理活動分解為計劃、組織、指揮、協調和控制五大職能;并在此基礎上提出了十四條管理原則。但經驗主義者卻不這樣認為。他們認為普遍原理不具有實用性,而求助于從案例和經驗研究中,明確界定管理原則的適用條件,以得出對管理實踐更具有指導意義的管理理論。

  經驗主義學派的另一代表人物——戴爾在其著作《偉大的組織者》中系統地論述了經驗研究方法,其稱之為比較方法。所謂比較方法,“就是認識和描述不同組織結構中的基本相同點,對這些相同點的收集和分析可以產生一些能夠作為預測未來發展的工具而應用于其他或可比較情景的一般結論”。“比較方法的價值在于它試圖界定一般結論可以正確應用的領域”。“在各種組織中,‘盡管存在著一般模式,卻有著差異;盡管環境有差異,卻存在著類似性’。運用比較法,我們可能不會立即建立起一種普遍適用的理論,但也許可以建立起當前有用而最終普遍適用的理論的某些部分”。

  當然,戴爾也為有效運用比較法的前提條件進行了必要的界定:一個概念的框架、可比較性、目標和恰當性,這為檢驗理論和試探性原則提供了一個框架。戴爾運用該方法研究了在他看來最成功的四家企業,并總結了這四家企業的成功經驗,將這四家企業的成功歸功于一批偉大的組織者,這些偉大的組織者除了個別的例外都不是企業的創立者。這與德魯克和錢德勒的結論是一致的(錢德勒采取歷史分析方法得出了與經驗研究方法相同的結論,我認為,這兩種研究方法得出了相同的結論是因為兩種方法都是內核是一致的,都是實證研究方法)。

  戴爾在批判普遍主義的同時,也意識到,比較方法在企圖擴大某種成功經驗的當用范圍時很可能滑向普遍主義,并且還從偉大的組織者們的管理經驗中總結除了若干規律和準則。由此可見,在普遍主義和經驗主義之間并無溝壑存在,組織管理盡管存在著一般模式,具體到不同的組織卻總有差異;盡管各個組織所處環境有差異,管理工作仍然存在著類似性。所以可以說,戴爾的比較方法與其所批判的普遍主義方法之間并非涇渭分明。經驗主義學派的貢獻在于其不僅重視理論與經驗、經驗與經驗的比較研究,還對經驗研究方法做了嚴格的規定以避免研究的隨意性,從而保證了經驗研究的科學性。

  與戴爾相同的是:在選題上,德魯克關注實踐和執行,而不談論那些難以通過觀察證實、研究結論難以直接用于時間的問題;在管理學的研究對象上,都是按照管理者的實踐需要加以確定,并建議根據有效管理者(或成功組織者)涉及的范圍對管理進行定義。不同于戴爾,在具體研究方法的實施上:戴爾直接借鑒已有的概念框架,德魯克卻自己定義管理學的研究對象,自己提出新概念并建立理論框架,然后運用于研究;戴爾強調靠研究者自己對原則的把握來保證研究方法的客觀性,而德魯克更多地借助外部因素,主要是經理人員的判斷。

  客觀地說,經驗研究方法仍然在發展之中。對經驗研究方法的批評指出,其對研究者和研究方法的要求過于嚴苛。但毋庸置疑,研究方法的創新本身就是管理理論不斷發展的一個顯著標志。管理學中經驗學派同其他學派在方法論上的爭論,其實質就是經驗主義同普遍主義(也稱“理性主義”)、演化主義同建構主義之間的爭論在管理學領域的繼續。

  (二)管理學的橋梁

  綜觀管理理論的發展史,我們發現,現代管理方面有價值的著作幾乎全部出自實踐家之手,他們是:歐文、泰羅、法約爾和巴納德等,他們系統地觀察、記錄和反映管理經驗,并倡導和促進可現代管理教育的發展,以實踐經驗為起點架起了通往管理理論的橋梁。但是,從上世紀五十年代開始,管理教育和研究的中心轉移到學術界,管理著作大量涌現,管理教育和研究日益向著學院化和學術化的方向發展。盡管管理教育得到發展,但是也導致管理學日漸與實踐疏遠,管理者與管理實踐者之間,甚至管理學者相互之間也發展到難以溝通的地步。以德魯克為代表的經驗學派所倡導和身體力行的“管理實踐”再次在管理學理論和實踐之間架起了一座橋梁。

  (三)經驗主義學派管理思想的運用

  首先我們應該清楚地意識到,德魯克、戴爾等對企業的經驗研究,有一個不可回避的假設前提就是,其研究的對象和主體都是西方發達國家自由經濟體制下的私有制公司的管理和管理者。因為迥異的社會文化背景和經濟體制,使得德魯克的管理思想的運用受到嚴格的界定和約束,這也是與德魯克的觀點相一致的,即在相同背景和環境下適用的管理“原則”。所以盲目地或一味地照搬德魯克的主張,是對德魯克管理思想的斷章取義。

  同時,德魯克管理思想的研究方法和結論易于陷入經驗主義的泥潭。孔茨認為,過多的以來過去的經驗,依賴歷史上已經解決的那些問題的原始素材,肯定是危險的。其理由很簡單,一種過去認為是“正確”的方法,可能遠不適合于多少類似過去的未來情況。

  四、再讀《卓有成效的管理者》的一點思考

  就我個人而言,《卓有成效的管理者》對于當今中國文化、傳統、政治經濟背景下的中國人的現實意義還在于其提出了“知識工作者”這一概念,知識工作者也可以翻譯為“知識工人”,其打破了關于“藍領”和“白領”、“體力勞動者”與“腦力勞動者”的傳統劃分,拋開意識形態層面的階層弱化,我認為,“知識工人”的概念揭示了其層級屬性,屬于被管理者。尤其在當前時代背景之下,其現實意義還有助于調整整個中國社會的就業觀念和年青一代的自我定位。教育產業化帶來的“大學生”的泛化和貶值,必然帶來了大學生的心理價值與社會認可價值的巨大落實。大學畢業,或失業,或淪為工人。富士康事件是這種心理落差的典型鏡像。光鮮的“白領”光環在“知識工人”面前褪色,知識工作者與工人的差異只是工作性質和內容的差異,實無層級屬性的差異,有助于平衡“知識工人”和工人之間的心理落差,促進社會和諧。但不論是知識工人,還是知識工作者必然又都存在著自我管理,因此,將人們固有觀念中的往往與“權力”、“權利”、“權威”緊密掛鉤的“管理”一詞回歸到地面,回歸到其本義。知識工作者的價值體現在其工作對象是知識這一充滿復雜性、動態性和無限延伸性和擴展性的受體,這必然決定了對“知識工作者”的管理以及“知識工作者”的自我管理充滿了新的內涵和無限挑戰,但其題中應有之意總是圍繞著效果和效率展開。

海王捕鱼3手游 广东时时彩技巧 体彩超级大乐透走势图2浙江风采网 娱乐城充值 新浪足球即时赔率 欧乐棋牌主犯判多久 kk棋牌麻将下载安装 棒球大联盟2nd 北京单场开放省 北京快三 新11选5技巧 靠谱点 手机挂机赚钱软件吗 深圳风采网 福建36选7现场开奖直播 大乐透139历史同期号码 今晚3d开机号查询 澳洲幸运5